诗酒情缘
2016-02-22 17:38:25
  • 0
  • 1
  • 5

诗酒情缘     

据说,酒是舜的女儿仪狄发明的,仪狄把酒送给了禹,禹饮了后觉得味道很美,从此反而疏远她了,禹是一个好皇帝,或许他以为,酒味虽美,耽嗜于它会荒怠政事。曹操诗;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,把酒的发明权给了杜康。杜康可能就是夏朝的君主少康,他的历史贡献在于创造了用高粱等粮食造的酒,被后人尊崇为酿酒鼻祖和酒圣。其实,酒很可能是偶然的发现,一串葡萄放久了,会散发出酒的香味;如果置于密闭的容器里,就化成了酒。酒是含糖类果实在酶的作用下形成。古人由此得到启发,而发明了酒的酿造方法。

自从有了酒以后,就和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,特别是文学中的奇葩-诗,物质产品酒和精神产品诗联了姻。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《诗经》,涉及到酒的有30多首。而篇幅最多的民歌“风”,提到酒的只有两首,可见酒在那个时代是奢侈品,只是用于祭祀和和供贵族饮用,还不能进入寻常百姓家,酒和诗还只是相识初恋阶段。

在古代,酒堪称琼浆玉液,《汉书.食货志》称赞:“酒者天之美禄”。“宽心应是酒,遣兴莫过诗”,诗人们大都爱酒。酒使人精神亢奋,思维活跃,浮想联翩,放飞的奇思妙想冲破各种束缚和樊篱,从而袒露出真实的情怀,既率真,又逸性遄飞,使诗人处于最佳的创作状态。“形同槁木因诗苦,眉锁愁山得酒开”,“醉里乾坤大,壶中日有长”,酒似乎成了诗的催化剂,并让诗人体现全新的不同的境界。东晋永和九年三月初三,大书法家王羲之,和谢安等40多个名人,在绍兴兰亭玩曲水流觞之戏--众人围坐在回环弯曲的水渠边,将特制的酒杯置于上游,酒杯流到谁的面前,就饮酒赋诗,这些吟咏之作,被编成《兰亭集》。王羲之在微醉之中一挥而就,写了《兰亭集序》,成了我国书法史上的瑰宝和奇迹。不过现在的兰亭,恐无复王羲之笔下的“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”、“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”的自然景观了。魏晋风流之“竹林七贤”、“兰亭名士”,饮酒以放浪形骸,任情恣性。刘伶曾作《酒德颂》,此文以颂酒为名,表达了作者超脱世俗、蔑视礼法的鲜明态度。魏晋是诗酒的热恋期。

曹操的《短歌行》: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,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”,在帝王一级的诗人中,我最欣赏曹操的诗,他的诗的总体特点是,既慷慨悲壮,又深沉低回,却又体现了积极向上的精神,有历史的沧桑和厚重感,令人感慨萦怀。可惜曹操横槊赋此诗时,师勖(刘复)说“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,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。此不吉之言也。”操大怒,手起一槊,剌死了师勖(刘馥)酒醒后很懊悔,酒亦误人啊。唐风宋韵酒自香,酒激发诗的灵感,诗增添酒的神韵,唐宋是诗酒的蜜月期,诗酒文化灿烂辉煌,令人目眩神迷。

诗圣杜甫爱酒,写得最传神的是《饮中八仙歌》。如“知章骑马似乘船,眼花落井水底眠。”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城中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。“张旭三杯草圣传,脱帽露顶王公前,挥毫落地如云烟。”纯用漫画素描的手法,个个醉趣可掬,而又各具形态,充分表现了他们嗜酒如命、放浪不羁的性格,生动地再现了盛唐时代文人士大夫乐观、旷达的精神风貌。杜甫的吟酒诗中,有不少感时伤世,忧国忧民和怀念故人之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李白是诗仙,也是酒仙,诗中有酒,酒中有诗,他的去世也和酒有关。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借酒浇愁愁更愁”;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唯有饮者留其名”;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”;“千金散尽还复来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反映出他内心的寂寞和不得意。五代时期王定保在《唐摭言》中记载:“著宫锦袍游采石江中,傲然自得,旁若无人,因醉入水捉月而死。”北宋初期梅尧臣《采石月下赠功甫》一诗说得最为明白:“醉中爱月江底悬,以手弄月身翻然。”死时62岁。对于李白有可能溺死,杜甫在冥冥之中仿佛有预感。他在“三夜频梦”李白之际,作《梦李白二首》,反复提出自己的担心:“江湖多风波,舟楫恐失坠。”“水深波浪阔,无使蛟龙得”。入水捉月,是一个浪漫的故事,因此而横死却令人痛惜,热爱他的人圆了一个谎,就说看到他在水中成仙,骑着鲸鱼羽化向西飞去,这也成了后来把人死隐喻为“骑鲸西去”的典故。李白的死在正史中皆一笔带过,似有难言之隐。李白去世后100多年,学者皮日休在《七爱诗》中曾说李白“竟遭腐胁疾,醉魄归八极”。“腐胁疾”是指沉湎于酒而使胸部溃烂。李白、杜甫之死均和醉酒有关。

杜牧的“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”,王维的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都是脍炙人口之作。

宋女词人李清照在所存47首词大都说到酒: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”,“酒意诗情谁与共?泪融残粉花钿重”,“断香残酒情怀恶”,“酒醒时往事愁肠”,多是借酒浇愁之作,这和她的身世有关。苏轼的水调头歌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是大醉之后为怀念弟弟所作;柳永的“今夜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”,给人几多遐想;陆游的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”,他与已离异妻子唐婉的爱情令人动容;辛弃疾的“醉里挑灯看剑”显示出他的豪侠情怀;欧阳修的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成了传世名句。

那么,在宋及宋代以前,文人们喝的是什么酒呢?不妨从古诗中寻找答案。“绿蚁新醅酒”,“莫笑农家腊酒浑”,这里的酒是家酿的;“浊酒一杯家万里”、“潦倒新停浊酒杯”,酒的外观浑浊;“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晚来风急”,酒味不浓;“高谈满四座,一日倾千觞”,“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”,古人喝酒,量很大。由此可知那时饮用的是酿造而未经蒸馏的酒,酒精度很低,如果武松在景阳岗喝的是十八碗“五粮液”或“茅台”,他还能打虎吗?王翰的凉州词: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”,唐时在西域已经有了葡萄酒。至于李白的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”中说到的兰陵,其酿酒的历史可上溯到春秋时代,不过也属于黄酒一类。经过蒸馏的白酒在元以后才流行,这和蒙古人地处严寒,喜饮烈性酒以抗寒有关。宋以后,酒与诗渐行渐远,诗也寡淡无味。唐后无诗,宋后无词,说得有点极端,基本上也合乎事实。

作家绿原说得好:“诗是水中酒,酒是文中诗。”


 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