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历除四害
2013-08-08 08:40:31
  • 0
  • 5
  • 41

亲历除四害

1958212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出《关于除四害讲卫生的指示》。提出要在10年或更短一些的时间内,完成消灭老鼠、麻雀、苍蝇、蚊子的任务。是年的某一天,我在读高中,学校为响应号召,放了几天假,学生回家乡参加运动。

老鼠是啮齿动物,不仅偷盗食物,还喜欢咬嚼,常把衣服、书籍、家具等咬坏,也会传染疾病,人类和老鼠一直在斗争着,《诗经.魏风》就有“硕鼠硕鼠,毋食我黍”的记载;麻雀嘛,要吃稻谷,和人类争夺粮食,在农田里常可看到“稻草人”,目的是吓唬麻雀;苍蝇是人们很讨厌的一种昆虫,它逐臭逐秽,满身都是病菌,最容易传播肠道疾病,如痢疾、霍乱等;蚊子是吸血性昆虫,古人描述蚊子“长喙细身,昼亡夜存,嗜肉恶烟,常所拍扪”,易传播脑炎、出血热、疟疾等。当时流传的顺口溜说:“老鼠奸,麻雀坏,苍蝇蚊子像右派,吸人血,招病害,偷人粮食搞破坏。”呵呵,右派朋友请勿生气,当时就是这样的政治环境。

苍蝇的繁殖能力惊人,一只雌蝇一次交配后一个夏季可繁殖2亿只,小学生每天拿着苍蝇拍拍打苍蝇,将死苍蝇拿到学校计数,但苍蝇数量似乎并未减少;蚊子更难对付,当时还没有灭蚊的药,在农村常用艾草一类晒干后扎成焖烟把,点燃后可以驱蚊,但不能杀蚊;老鼠很狡猾,警惕性很高,毒饵也好,鼠夹也好,只要一只老鼠失踪,其余的就不再上当。四害中麻雀最好对付,也最容易计算战果。人嘛,本来就有欺软怕硬的特性,结果,所有的火力都集中到麻雀身上,小麻雀大难临头了,一场全民剿灭麻雀的人民战争打响了。

我回到家里,首先发现我家的竹园没了,母亲告诉我,竹园里麻雀很多,村里干部决定把竹子砍了,砍了就砍了呗,当时只是觉得有点可惜。母亲说还有上房揭瓦的,因为麻雀喜欢在屋檐的瓦缝里做窝,产蛋。

第二天阳光灿烂,好天气给麻雀带来极大的厄运。全村男女老少齐出动,我分到了一枝土枪,土枪俗称洋炮,枪膛里装的是火药和铁砂,击发后引爆火药产生推力,将铁砂射了出去,铁砂会形成圆形或扇形的射击面,即使打枪不准,麻雀也很易被击中。全村大约有十几支土枪,成了剿灭麻雀的主力,持枪的人在全村游弋,看到麻雀就放枪。其余的或敲锣打鼓,或大声呐喊,或燃放鞭炮,让麻雀时时处于惊恐之中,有的甚至不用枪打,就跌了下来。这个方法是从四川等地的经验学来的。几天下来,战果颇丰,我也打死了几只。在村里已见不到麻雀的踪影,据统计,单1958年,全国消灭麻雀达2.1亿只。剧作家沙叶新先生在述及58年全民剿灭麻雀的人民战争中说:“每种生灵都难免有灾有难,但不论是过街之鼠、碰壁之蝇、丧家之犬、毁窟之兔、热锅之蚁、涸辙之鱼、瓮中之鳖、虎口之羊,都不如1958年的中国之雀那样的遭罪;那是一场浩劫,那是灭顶之灾;那一年中国麻雀所遇到的不是天网恢恢,是人网恢恢;全世界的麻雀,从古至今的麻雀,也从未像1958年的中国麻雀那样被毁灭在人民战争的恢恢巨网之中。”当时全国各地还都出现过这种情况:为邀功请赏,人们纷纷把老鹰、乌鸦等鸟类,老虎、豹子等兽类以及黄鼠狼、蛇等许多动物都当成‘害’,必欲除尽杀绝而后快!”

其实对于麻雀是否应排在四害之中,是有争论的,一开始如朱洗等科学家顶住巨大压力,坦陈麻雀是杂食性鸟类,不因它吃稻谷就认为是害鸟,不应消灭。即使经过57年反右以后,广大知识分子噤若寒蝉,但还是有生物学家提出麻雀是害虫的天敌这样的观点,但他们的呼声并没有能够阻止一场针对麻雀的“人民战争”。是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生物学家的周建人(鲁迅的弟弟)在《北京日报》撰文称“麻雀为害鸟是无须怀疑的”,并批评了那些反对消灭麻雀的人,称他们是“自然界的顺民”与“均衡论”者。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写了一首《咒麻雀》的诗:“麻雀麻雀气太官,天坍下来你不管。麻雀麻雀气太阔,吃起米来如风刮。麻雀麻雀气太暮,光是偷懒没事做。麻雀麻雀气太骄,虽有翅膀飞不高。麻雀麻雀气太傲,既怕红来又怕闹。你真是混蛋鸟,五所俱全到处跳。犯下罪恶几千年,今天和你总清算。毒打轰掏齐进攻,最后方使烈火烘。连同武器齐烧空,四害俱无天下同。”为围剿麻雀推波助澜。说实话,我在后来看到这首“诗”的时候,有一种反胃的感觉,一个大才子写出如此不伦不类的东西,是“江郎才尽”,还是……

在这场运动中,受害最大的无疑是麻雀了,几乎遭受灭门之祸,也带累了其它鸟类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几乎难觅麻雀的踪影,大自然的报复很快的来了,1959年春,上海等一些大城市的树木发生了严重的虫灾,有些地方人行道两侧的树木叶子几乎全部被害虫吃光。中国科学院实验生物所所长朱洗、中国科学院生理研究所研究员冯德培、张香桐等科学家强烈要求为麻雀“平反”,终于1960年将麻雀从四害的名单中拿掉,代之以臭虫。2001年,四川省、重庆市不少地方闹起虫灾。9月后,两地新闻媒体传来这样的消息:十万火急,紧急招募2万只麻雀、20万只青蛙、5000条蛇,以解古城燃眉之急。四川是当年剿灭麻雀的先进单位。

从大的生态环境看,每样生物的存在,都有一定的合理性。以苍蝇为例,也并不全是害处。它的存在已200万年了,是构成食物链的重要一环。1只蟾蜍在1小时内吞食15只鲜活苍蝇;1只燕子在1个夏季里就能吃掉50万到100万只苍蝇、蚊;其他还有蜻蜓、甲虫、蜘蛛、黄蜂、许多鸟类等,都是苍蝇的天敌。试想,如果地球上没有了苍蝇,食物链就会断裂,生物多样性就会随之减少,这对人类可不是福音,接踵而来的是地球生态平衡的破坏。因为生态系统中的食物链是环环相扣、互相依赖的;苍蝇还有授粉的作用,美国哈佛大学造出了机器苍蝇,用于帮助植物授粉;蝇蛆的营养价值非常高,鲜蛆含蛋白高达18.6%,脂肪5%,还有多种维生素、微量元素和十八种人体必需的氨基酸,可开发为高级营养食品,据说美国就有这样的工厂;苍蝇还是环保卫士,自然界中天天都会产生无数的粪便或尸体,而苍蝇就参与着分解这些粪便或尸体的重任,用我们人类的语言来表达,苍蝇应该是大自然中光荣的清洁工了……。当然,在人类居住的地方,苍蝇的确很不卫生。不过,城市里几乎没有苍蝇;在农村,随着农民生活的提高,大多数人家搬进新居,用的是抽水马桶,露天厕所已经消灭,苍蝇孳生的重要环节被打断,苍蝇大大的减少,在室内几乎看不到苍蝇,有只把苍蝇,使用苍蝇拍即可解决。似乎没必要将自然界的苍蝇全部消灭,既不可能,也不可取。

2001年麻雀被列入为保护动物,但数量还是减少了很多,这和环境的恶化和过度使用农药有很大的关系。麻雀如此,其它的鸟类更濒临灭绝,常见的喜鹊、乌鸦、老鹰现在都看不到了,燕子也很少见,它可是消灭害虫的能手,杜甫有“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”的诗句,微风中有很多昆虫,燕子通过斜飞这一动作会捕食到更多猎物,消灭了害虫。燕子减少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没地方做窝。新建的水泥结构的房子不适合做窝,何况大门是关着的。其实农村有很多老房都关着,是否打开大门让燕子做窝?或者干脆筑巢引燕?

作为这场运动的参与者,现在回过头来看,搞好环境卫生没错,出发点是好的。但这种全民总动员剿灭麻雀的大轰大擂的运动,折射出当时的一种政治走向,如“大炼钢铁”、“大办食堂”和农业上的“大放卫星”等。不按科学规律办事,留下了很多惨痛的教训。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殷鉴不远,我们是否可从中得到一点有益的启示?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